查看: 419|回复: 0

[经验分享] “0分考生”徐孟南再高考:如果当时有人劝我,我一定不考零分

[复制链接]

0

好友

5

金币

237

贡献

幼儿园大班

Rank: 3Rank: 3Rank: 3

积分
239
发表于 2018-3-26 16:21:2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我当年也没有反对高考,因为它的存在也是有意义的,我没有去否定它,只是想提出一个更好的理念去取代它。可能媒体的报道说我不满的比较多,但我主要是宣传我的教育理念,他们却很少提到。

全文约3529字,阅读约需9分钟
“决定考零分之前犹豫过,担心对不起父母。可是我之前已经用了很多宣传方式,都没有效果。高考的前一天,我还偷偷摸摸去各大考点贴告示,第二天一早一看,都被撕光了,所以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。”


▲徐孟南前往中学劝阻考生不要考零分。受访者供图

文|实习生周小琪 编辑 | 苏晓明 校对 | 王心

2008年,为了考零分,第一次参加高考的徐孟南选择了交白卷。他渴望以这样的方式获取媒体关注,向社会宣传他自创的教育理念。

结果可想而知,徐孟南没有考上大学,也没有人认可他的教育理念。从那以后,他辗转在各类工厂:组装广告箱、制造井盖、包装卫浴产品、生产说明书……脏活累活干了个遍。

徐孟南性格内向腼腆,考零分是他做过最离经叛道的事。然而,谈及自己当年的选择,他说,“考零分不值得。”

十年里,徐孟南娶妻、生子、离异,日子平庸而琐碎,他决心做出改变。去年10月,他报考了安徽高职分类专科考试。如今,他觉得高考很公平,对跟他一样的普通人来说,是一个很有利的制度。

3月25日,徐孟南将再次走上考场,这一次,他铁了心要考上大学,去过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。


▲徐孟南的高中毕业证。


━━━━━
“韩寒只是在批判,没有提出解决办法

新京报:10年前为什么会选择考零分?

徐孟南:因为当时看到教育体制有一些弊端,就想宣传自己的教育理念。一开始,我在很多关心教育改革的名人的博客下面留言了,也给教育部写了信,但是都没有回应。后来我看到了2006年蒋多多考零分的事例,就想效仿她。

新京报:你觉得有哪些弊端?

徐孟南:主要是它没有发掘我们学生的爱好,学得太死了。我们都不知道以后要干嘛,就是纯粹地学那些课。

新京报: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的观点?

徐孟南:高一那年,我在一家书店看了韩寒的《通稿2003》,书里面有一篇叫《穿着棉袄洗澡》,意思就是,人什么都学,不必要的也去学,就有种穿着棉袄在洗澡的感觉。这篇给我的感触特别深,因为每个人喜欢什么都不一样,不喜欢的东西没必要去学。但韩寒也只是在批判,没有提出解决的办法。

新京报:所以你就想出了自己的“教育理念”?

徐孟南:对,叫“三人行教育理念”,就是说老师要去引导、挖掘每一个学生的特长爱好。初中阶段,学生已经掌握了基础学科的知识,所以到了高中阶段,学生就可以根据自己的特长爱好,来选他们需要修的一些课程。

新京报:你觉得你的教育理念更好?

徐孟南:对,不然我也不会一意孤行地去做。现在回过头来看,也觉得挺好的,现在上海浙江在搞试点,考生可以从兴趣爱好出发选择自己喜欢的科目,这跟我的想法差不多。



▲徐孟南在工作间隙复习。


━━━━━
“如果有人劝我,我一定不会考零分”

新京报:你是一个性格反叛的人吗?

徐孟南:不是,我一直都很老实很内向,当众说话声音都会紧张到沙哑。平时也听父母的话,好好学习。

新京报:提出自己的教育理念之后,就没有好好学习了?

徐孟南:对,我的心思就不在学习上了。到后来,我的成绩下滑得很厉害,原来可以考到第十名,那时候都倒数了。

老师们都觉得我可能是喜欢上了上网打游戏,其实我从来不打游戏,每次上网都只是写写博客、逛论坛、看一些文章。

有一次,班主任把我叫到角落,狠狠教训了我一顿,我也没有为自己辩解什么。后来他把我父母叫来,说我成绩越来越差,还不如出去打工。我心里一慌,就跟他们保证一定可以考得上的。

新京报:为什么会作这样的保证?

徐孟南:因为我怕说出实情,他们就不会让我参加高考了,我必须要通过高考考零分来宣传。

新京报:选择考零分时候犹豫过吗?

徐孟南:犹豫过,会担心对不起父母。可是我之前已经用了很多宣传方式,都没有效果。高考的前一天,我还偷偷摸摸去各大考点贴告示,第二天一早一看,都被撕光了,所以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。

新京报:没有想过考零分的后果是什么?

徐孟南:有,大不了就是去打工嘛,但我当时觉得宣传我的教育理念更重要。

新京报:那时身边也没有其他人知道你要考零分?

徐孟南:几乎没有,因为我比较内向,这件事我自己感觉也比较出格,所以不想告诉别人。

不过我跟一个同学隐晦地提到过,我说我“在做一些事情”,可能也跟他说了“不要问具体是什么事”之类的话,所以他后来也没有问过我什么。

现在回想起来,如果当时有人劝我,我一定不会考零分。


━━━━━
“考零分不值得”

新京报:考零分的事情被媒体曝光以后,你的目的达到了吗?

徐孟南:没有,大家都觉得我很可笑,说我“一个小孩子,还提出教育理念来教育人”,当时挺失落的。

新京报:同学们都怎么评价你的行为?

徐孟南:有同学在班群里发我的新闻,几个成绩比较差的同学就在调侃,开玩笑说“早知道我也考个零分”、“想出名”之类的话,我也没吭声。其实我不希望我同学或者亲人知道这件事。

新京报:为什么不希望他们知道?

徐孟南:毕竟我的行为是比较出格了。他们都很关心我,如果他们因为这件事不开心,我也会跟着感觉不好意思。

新京报:那你后悔考了零分吗?

徐孟南:当年没达到目的的时候,也挺后悔的。2008年末,我就觉得这样不值得了,第二年,我想去复读,父母没有同意。但现在回想起来,人生也就是几十年,做一些不同的事情也许会更有意义吧。

新京报:现在还会关心教育相关的问题吗?

徐孟南:会,我会在网上发一些文章之类的,还到学校里去劝告那些中学生,给他们发传单,让他们不要学我考零分,劝他们通过高考来实现自己的梦想,不希望他们重蹈我的覆辙。


━━━━━
“我没有否定高考”

新京报:韩寒前段时间发了一篇《我所理解的教育》,文中认可了现行教育体制好的一面,你看过吗?

徐孟南:看过,我认可他的观点,现在的教育很公平,而且对我们这种阶层的人来说,是很有利的一个制度,他说的很对。

新京报:可是看起来和他以前的观点很冲突。

徐孟南:以前他是说,他觉得他不适合教育体制,但没有说别人也不适合,这个观点可能被很多人曲解了。

《我所理解的教育》里面也写了,如果想从事文科和艺术,可以在完成基础教育之后离开学校;如果想从事其他学科,就好好学习,参加高考。

我觉得他当年的看法和现在的看法都是对的,没有相冲突的地方。

可能大众理解的是,我们学习的东西对自己将来没有用,但我的理解是,对你自己个人而言,学自己爱好的方面就行了,不喜欢的、对自己将来发展没有用的,就不需要去读。

新京报:不喜欢的东西都没有用?

徐孟南:也可以这么说。我们基础学科都学得差不多了,所以需要学习的其实是学习的能力。这样的话,以后如果方向改变了,再学其他的就方便多了。

新京报:为什么会再次选择参加高考?

徐孟南:和前妻离婚了之后,我一个人的生活比较自由,在这个阶段也没有更有意义的事情去做,所以就想重拾当年的学业,放下生活,去上大学,提升一下自己。

新京报:这算是一种妥协吗?

徐孟南:不是,我当年也没有反对高考,因为它的存在也是有意义的,我没有去否定它,只是想提出一个更好的理念去取代它。可能媒体的报道说我不满的比较多,但我主要是宣传我的教育理念,他们却很少提到。


▲徐孟南如今想过不一样的生活。


━━━━━
“过不一样的生活”

新京报:第一次高考结束之后就一直在工作?

徐孟南:对,去了很多工厂打工,换了很多工作,组装广告箱、制造井盖、包装卫浴产品、生产说明书,这些都干过。

新京报:有没有设想过,如果当年没有考零分,现在会过怎样的生活?

徐孟南:按我以前的成绩,考个二本不成问题。如果考上了,现在的生活应该跟我的同学差不多,朝九晚五吧。

新京报:羡慕其他同学的生活吗?

徐孟南:不会。我感觉我挺好的,之前上班一个月能挣万把块,觉得生活也不算太差。

我只是在一个环境里、一个状态下,活得太久了,没有什么新鲜感了,所以想去上学,想经历一些不一样的事情,过不一样的生活。我不喜欢在一个模块里转悠,让我很痛苦。



▲徐孟南在工厂打工。

新京报:为什么不直接考本科?

徐孟南:我觉得专科这个考试更适合我。我没有必要再去为了一个好一点的本科,去深入学习一些学科,反复练习一些试题。再一个,大学本科的话,有一些必修课程需要去修的,我个人不需要这些课程,大专正好躲掉了这些。

我现阶段不是奔学历去的,只是体验大学,顺便学习下,我只是选择适合自己的。

新京报:现在复习得怎么样?有信心考上吗?

徐孟南:还挺好的。已经复习了两三个月,每天复习三个小时左右吧,我自己买了模拟题,做做就差不多了。这个考试也不难,只考语数英三科,以前的基础也都还在,所以应该能考上。

新京报:上了大学后,有什么打算?

徐孟南:希望可以从事文字相关的工作,写一些东西。

新京报:家人朋友支持你重新参加高考吗?

徐孟南:我们几个比较好的朋友挺支持的,关键是现在我一个人,也不需要背负什么东西,如果我还是一个家庭的话,可能父母都会反对。他们现在觉得我可以走自己的路,也没有背负什么,也没有影响到别人。

而且当年他们也有遗憾,尽管我现在年龄比较大,还是希望能弥补一下。最近我快要考试了,母亲也会跟我说,你多吃点补脑的。

新京报:将来打算让孩子接受什么样的教育?

徐孟南:现在两个孩子都还在上幼儿园,以后可能也就按现行教育体制走,我不会过多的去干涉,不能把我的想法强加在他们身上,让他们跟别人不一样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扫二维码关注我们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© 2015-2018 tcjzq.com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同城家长圈 ( 苏ICP备13061677号  

Copyright 2015 同城家长圈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